江苏快三开奖历史记录|江苏快三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黨史資料 > 星火往事
蒲臺抗日斗爭二、三事
關注:678    發布時間:2017-11-27    作者:    來源:

抗日戰爭進入了1943年的時候,蒲臺縣的對敵斗爭仍然是十分艱苦的。敵人頻繁地進行“掃蕩”,反復“清剿”,實行燒光、殺光、搶光的“三光”政策,妄圖制造大片無人區。同時,在我根據地設立炮樓、據點,挖筑封鎖溝、墻……,妄圖通過這種極其殘酷、毒辣的手段,進行封鎖蠶食,滅絕我軍賴以生存的條件,以達其征服中國人民,進而滅亡中國的目的。

  壓迫愈烈,斗爭愈強。廣大人民群眾被掠奪、被侮辱、被折磨、被殺害,更點燃起民族仇恨的怒火。隨著全國抗日武裝斗爭浪潮的不斷高漲,蒲臺軍民在我黨的領導下,奮起反抗,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。當時我所在的蒲臺縣大隊遵照黨的指示,緊緊團結依靠群眾,組織發動武裝群眾,堅持“敵進我進”的方針,采取分散穿插在敵人據點、炮樓之間,適時集中以打擊敵人等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,打巧仗,打小仗,積極主動地與日偽展開了一場針鋒相對的斗爭,鞏固和擴大了抗日根據地,發展壯大了抗日武裝。

 

 劉善人家伏擊戰

   日偽軍為了封鎖黃河下游兩岸及南北渡河交通要道,扼殺和圍困我抗日根據地軍民,在沿河村莊修建了許多據點和炮樓。他們除了在道旭、玉皇堂等地構筑了一座又一座炮樓和據點外,又在喬莊日夜趕修據點。但敵人因為害怕我軍的突然襲擊,破壞其修筑計劃,就不斷向我常活動的地方——劉善人家村,派出部隊進行“掃蕩”、“清剿”,每天大約七、八點鐘,以偽軍百余人的兵力,包圍劉善人家村,邊搜索,邊清查。當一無所得時,就留下少數人作為警戒,其余縮回喬家莊據點。

    我軍經過一段時間的偵察,摸清并掌握了敵人的活動規律。為了打擊敵人,迎接全國抗日斗爭勝利的到來,決定首先在劉善人家村打一場伏擊戰。

    春夏之交的一個夜晚,夜風習習,寒意尚未退盡。我們集中一個連的兵力,趁著黑夜,穿過一座座日偽據點,悄悄地進入離喬家莊敵人據點僅有二、三里路的劉善人家村埋伏下來。長期的戰斗生活,使每個戰士早已習慣于晝伏夜行的活動。大家都明白,當時整個蒲臺縣只剩下三教堂和洛車里兩個村子的根據地了。由于敵眾我寡,敵強我弱,長期在敵人的眼皮底下活動,稍有不慎,便會招致不可估量的嚴重惡果。所以有的同志說:“我們這次戰斗是在‘虎口里拔牙’,不但要用點力,而且要機智靈活。”

    夜,靜得出奇,黑乎乎的村莊沉睡在一望無際的大平原上,只在遠方偶爾傳來斷斷續續一兩陣犬吠。部隊按戰斗計劃分散埋伏在村內。我看著表的指針一秒一秒地走著,覺得時間過得太慢了。

    六點三十分了,村子里一點動靜也沒有。兵慌馬亂的年頭,老百姓不敢起大早,都呆在自己破舊屋子里。這時,敵人據點的方向還是沒有動靜。究竟怎么回事?是敵人發現了我們的行動,還是情況發生了什么變化,我用警惕的目光注視著四周的一切,只見戰士們的一張張面孔顯得格外嚴肅而認真,焦急的眼光,相互交換著。我心照不宣地點點頭,表示要沉著、耐心。

    突然間,閃出一個人影,偵察員回來了。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地都集中到他的身上,不用說,誰都想知道敵情。但是誰也沒有開口。這是長期的戰斗生活養成的高度的組織紀律性。

    “怎么樣?”副司令員程緒潤輕聲地問。

    “敵人分兩路來了。”偵察員回答。

    像是聽到了命令一樣,同志們立即做好一切戰斗準備,打開了手榴彈的保險蓋,上了刺刀的步槍緊緊地握在手上,只待一聲“打”的命令。

    不一會,便聽到一陣零落的槍炮聲、喊殺聲和鬼哭狼嚎似的“捉活的”嘈雜聲,由遠而近地傳來。這是敵人慣用的嚇唬膽小鬼、為自己壯膽而虛張聲勢的手法。對于這一套,同志們早就領教過了,因此,誰也不吭聲,但每個人的臉上都露出嚴肅認真的神情,仿佛在說:等著瞧吧,看老子收拾你!

    果然,一陣混亂過去,敵人沒有發現我軍的一點蹤跡,象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三五成群地在村中集合了。就在敵人隊伍尚未集合起來的一剎那間,一聲令下,一顆顆手榴彈象雨點般地在敵人不成形的隊伍中爆炸了。頓時,街頭、院內硝煙彌漫,彈片橫飛。緊接著,戰士們手持刺刀高喊著“沖呀!”像猛虎下山,直撲敵群。在我軍突如其來的打擊下,敵人喪魂落魄,班不成班,連不成連,亂作一團,四處逃竄。不到幾分鐘時間,就將敵人一個連全部打垮了。

    喬莊據點的敵人聽到密集的槍聲后,不知八路軍從何而來,更不知來了多少,只是龜縮在據點里,盲無目的地胡亂放了一陣槍炮,不知是為他們死難的“弟兄們”吊喪呢,還是為我軍的勝利而慶賀?

    過了一陣子,當敵人弄清情況來增援時,我軍已沿著抗日溝轉到敵人側后去了。

    走在路上的時候,我看到通訊參謀房冠廉同志肩上扛著一挺機槍。原來是他在村外擔任觀察任務時,趁敵人四處逃命之際,順手牽羊截獲的。這時,一個同志興致勃勃地問:“這算是‘卷簾子’戰術嗎?”另一個同志說:“簾子還未卷起來呢,敵人就垮了。”引得大家一陣哈哈大笑。

 此后,在我軍不斷打擊下,喬莊敵人修據點的企圖停止了,好似黃河水泛起的氣泡那樣,一瞬間就破滅了。

 

 偵察初遇大刀會

    1943年秋。一天,司令員馬千里、政委張文韜同志把我叫去。首長語重心長地說:“當前雖然在臨近地區的反‘蠶食’斗爭取得了很大勝利,但是蒲臺縣的形勢還相當嚴重,敵我力量極為懸殊,對敵斗爭仍然很艱巨,敵人還在做垂死的掙扎,不斷增設據點,趕修炮樓。為了加強領導蒲臺縣的對敵斗爭,組織上決定叫你帶一個連作骨干,收攏、整頓蒲臺武裝,堅持斗爭,打擊敵人,鞏固發展革命根據地。“我遵照首長的指示,第三次進入這個狹長的、黃河縱貫中央的蒲臺縣。從此開始了“黃河兩岸度春秋”的戰斗生活。

    秋上,敵人對我黃河面岸抗日根據地施加了更大的壓力。為了鞏固擴大根據地,牽制日偽軍的有生力量,更有力地打擊敵人,上級指示我們蒲臺大隊,采取敵進我進的方針,伸向黃河北岸,在敵后濱(縣)、蒲(臺)、利(津)三縣邊界,積極開展武裝斗爭。

    那時,我們只知道黃河北岸有敵、偽、頑軍,不知道還有大刀會組織,情況比較復雜。因此,決定首先派人進行偵察,迅速摸請河北地區敵人及各方面情況、動態,以便率部隊北渡黃河,向敵后發展。

    一天,天色微暗,啟明星還沒有遁去。我與幾個偵察員,身穿便衣,悄悄地向河北岸涉去。溫柔的河水嘩嘩地從身邊流過。徒步幾百米后,身心更覺清爽,海綿似的河底象彈簧一般,我們生怕陷下去,幾個人手拉著手前進。當涉到對岸時,東方已呈現魚肚白色,天亮了。大概是我們起得早的緣故吧,一片遼闊的黃河三角洲,似乎只有我們幾個人在走動。

    太陽剛剛升起,我們就上了北岸大堤,沿堤前行。一路上,我不斷捉摸:北邊的情況究竟怎樣?我們會遇到什么意外的問題?想到這里,我不由暗下決心:要機敏從事。同時,邊走邊叮囑著身邊的幾個偵察員。

    “看,那是什么?”一個偵察員指著堤下的村莊說了一句。是啊,那是什么呢?望著堤下的村莊,只見一片銀光閃閃。我想:是“掃蕩”的日偽軍的刺刀呢,還是頑軍操練刀槍的亮光?

    我們趴在大堤上,邊觀察,邊判斷,經過一番分析,認為大刀會的可能性最大。為了弄清大刀會的詳細情況,我們立即派一個偵察員先去聯絡。

    果然不出所料,正是大刀會的會員們在那里舞刀弄槍,刀來槍往,銀光閃閃。我們緊跟著進入了村莊。見一個中年壯漢,自稱是大刀會的會長。他雙手抱拳,連連不迭地說:“失禮!失禮!”接著,把我們領到一幢古老的房舍里,但見上邊掛著神像,桌子上擺著香爐。

    不知是真心歡迎我們,還是為了炫耀武力,他們先是四、五十人開壇燒紙上法,弄得滿屋子煙霧繚繞,嗆得人透不過氣來;繼而,又排成“人”字隊形,個個兩眼圓瞪,手持大刀,擺出一副殺氣騰騰的架勢,嘴里還噓噓有聲。

    由于初次與大刀會打交道,對其底細摸得不透,我們也提高了警惕。一面注視著周圍的一切,一面習慣地把手伸進褲袋里,緊緊握著上了頂門火的短槍。我們知道,如有不測,是很難脫身的。因此,我們有了充分的思想準備,兩個偵察員站在門口,一個緊緊地跟在我的身邊。

    上了法的大刀會長,嘴上一面喃喃什么,一面發出噓噓的聲音。我趁機向他們宣傳共同抗日的道理。我說:“貴會是由老百姓組織起來的群眾武裝,是為了保衛家園,不受日偽、漢奸的侵犯的,你們是我們八路軍的朋友,我們應該聯合起來,共同抗日……”。會長了解了我們的來意頻頻點頭,說:“八路軍是抗日有功的部隊,望多指教。”接著我又從八路軍的性質、宗旨,一直講到當前抗日救國的大好形勢。這時,屋子里的噓噓聲才漸漸小了,會長也似乎受了感動,說:“望貴軍常來聯系,開導我們。”最后我們告辭的時候,他高聲地下令:“兄弟們,排隊送八路軍大隊長!”我們在肩扛大刀夾道相送的人群中離開了村莊。大刀會長一直把我們送到黃河大堤,才拱手告別。

    站在黃河大堤上,我望著陽光下奔流不息的黃河和一望無際的平原,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堅信祖國的大好河山一定能回到人民的手里。這次偵察,不僅使我們熟悉了地形,也初步接觸了大刀會——這個群眾性的迷信武裝組織。他們在敵偽頑軍種種壓迫下組織起來,保衛家鄉,他們將是我們可以爭取改造的一支共同抗日的力量。

    不久,在我黨我軍正確政策的指引下,經過艱苦的工作,使大刀會這個組織得到了改造,從單純樸素的保護家園,逐步引導到聯合抗日。同時,還將各村的大刀會,組織起來實行聯防,對付敵偽頑軍。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,少數的敵偽軍不敢再到有大刀會組織的村莊去。記得1944年夏天,侯王莊的偽軍經常出來“掃蕩”、搶糧,大刀會就聯合起來,將偽據點重重包圍,使偽軍不敢走出據點挑水燒飯,最后只好答應了兩個條件:第一,不準隨便危害群眾;第二,鬼子有什么情況要隨時報告。這樣才解除了圍困。

 

 奇襲玉皇堂

    玉皇堂地處黃河兩岸,是敵人伸向我根據地的一個中心據點,與蒲臺城、小營等敵據點,成鼎足之勢。中間又有道旭據點,扼守蒲博公路和黃河渡口。此外,敵人還在舊鎮、北鎮、喬莊設有若干外圍據點,構成據點網。

    玉皇堂經常屯駐重兵。平時有日本鬼子一個中隊,偽軍一個營的兵力。敵人不但白天出來“掃蕩”,而且夜間也經常出動清鄉,甚至到處張貼公告,叫囂“入夜不準外出,否則格殺勿論!”對我根據地軍民危害極大。我蒲臺縣前大隊長馬前就是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,在玉皇堂附近遭到敵人的突然襲擊而犧牲的,部隊也受到嚴重損失,致使蒲臺縣的對敵斗爭形勢一度轉入低潮。

    1943年秋,反“蠶食”斗爭剛結束,村子里到處是斷垣殘壁,被敵人燒毀的房屋,余煙尚未完全消失。群眾正在重建家園,一見到自己的子弟兵來了,紛紛圍攏過來,憤怒控訴敵偽軍燒殺、搶掠的法西斯暴行。對于玉皇堂的敵人更是恨之入骨,要求消滅敵人,報仇雪恨。因此,襲擊玉皇堂,打擊敵人的囂張氣焰,提高我軍民斗爭信心,在軍事上和政治上都有其重要意義。

    玉皇堂分東西兩個據點,犄角相對。西據點五個炮樓,東據點四個炮樓,兩個據點都有數丈高圍墻,相距50公尺,能直接觀察與相互支援,圍墻外挖有兩道外壕,壕深丈余。夜間,外壕兩側每十數步,掛著油燈一盞,炮樓上的哨兵借助燈光窺視四周動靜,稍有風吹草動,便鳴槍壯膽。真可謂工事堅固,戒備森嚴。敵人以為這樣就可萬事大吉了。

    壕深,深不過我們對敵人的深仇大恨;墻高,高不過我們戰勝敵人的高昂斗志。為襲擊玉皇堂敵人,我們充分發揚了軍事民主,發動干部戰士出謀獻策。同志們一致認為,只要我們能在通過敵據點兩道外壕時,將外壕兩側的油燈撲滅,不使敵人過早發現我軍的行動,以巧妙的動作,迅猛的行動,突然闖入敵人的據點炮樓內,出奇不意,攻其不備,就一定能打敗數量上、裝備上占優勢的敵人。為了拿下這個有戰略意義的據點,我們又根據玉皇堂的地形、工事情況,進行了多次戰斗演習,并從思想上、物質上做了相當充分的準備。

    1944年,陰歷三月上旬,我們獲悉玉皇堂據點的大部分敵人調去進犯我根據地,據點里只留下兩個連的偽軍防守,正是我們搗它老窩殲敵的好機會。我們迅速地集結了三個連的兵力,從大莊乘著夜色出發了。這夜正是大風,我們到玉皇堂北側時,已是午夜時分。殘月掛在西天,斜射出微弱的淡光,敵據點外圍的油燈已大部分被風吹滅了。玉皇堂的敵偽據點,沉浸在鉛灰色的幕帳中,看去就象兩座大墳墓一樣,幾盞殘燈,在北風中跳動著,仿佛在替他們招魂似的。

    部隊按照預定的作戰方案開始行動了。通過敵人外壕,占領沖鋒位置。

   “開始爆破!”命令剛傳下去,轟隆一聲巨響,打破了臨戰前那種靜得可怕的氣氛。接著,機槍、步槍、手榴彈爆炸聲,和沖鋒喊聲驟然而起。第一梯隊以驚人的快速動作同時沖進了東西兩據點。敵人還在夢中,萬萬沒想到在他們認為最安全的地方,八路軍攻了進來。有的在院子里亂作一團,六神無主地四處亂跑,有的未鉆出暖和的被窩,一個個目瞪口呆,在床上當了俘虜。一個偽軍官在我戰士面前嚇懵了,突然感到刺刀頂在背上,無奈之下人通一聲跳進了院中的水井送了性命。

    火光映紅了夜空。大部分炮樓、碉堡已被我軍相繼攻占,西據點部分殘敵被壓龜縮在一個角落里,依據碉堡頑抗待援,東據點殘敵縮在一幢老式臺屋里進行頑抗。我軍幾個戰士機智勇敢,爬上屋頂,揭開瓦片,痛殲敵人。少數敵人用機槍向屋頂掃射,打得瓦片七零八落,這時,我戰士居高臨下向屋內投擲手榴彈,炸得敵人鬼哭狼嚎,但敵人還是不投降,我與政委鄭海亭研究決定:一邊喊話瓦解敵人,一邊組織進行爆破,力爭在天亮前結束戰斗。

    不一會,巨大的爆破聲響了,但由于敵人扼守的古老臺屋,屋基臺高爆破效果不夠理想。就在這時,附近據點的敵人來增援了。在敵強我弱,又將近天亮的情況下,為爭取主動,避免陷入不利形勢,即組織部隊撤出戰斗安全轉移。

    這次戰斗雖然未能全殲玉皇堂守敵,但是在蒲臺人民群眾的支持下,達到了我軍消滅敵人有生力量,打擊敵人囂張氣焰,鍛煉壯大我軍武裝,振奮人民斗爭士氣的預定目的。

    蒲臺縣偽保安團團長徐秉義被我連續殲滅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后,也比過去“老實”多了。群眾中傳說,有一次徐秉義又帶人到三岔村搶糧,當群眾伸出兩個指頭,說八路來了,嚇得徐像驚弓之鳥急忙跳上馬就走,不料馬卻一直繞著樹打轉,原來是馬韁繩拴在樹上還沒解開呢!

     此后,隨著蒲臺的對敵斗爭形勢的日益好轉,根據地又逐步擴大了,部隊也發展了。上級為表彰鼓勵部隊,命令縣大隊升級為獨立營。從此在黨的領導下,繼續向敵偽頑軍展開了新攻勢,堅持戰斗在黃河兩岸,一直到抗日戰爭的最后勝利。

 
江苏快三开奖历史记录 快递公司真的赚钱吗 腾讯欢乐捕鱼人官网 贪玩蓝月h5官网 欢乐生肖计划在线 五星娱乐网 金蟾电玩捕鱼街机版 报数21的游戏规则 怎样在头条网上写东西发表赚钱 通比牛牛赚钱 混合组选奖金是多少